« 上一篇下一篇 »

死海*卷

贝都因在阿拉伯语中意为“住帐篷的游牧民”,位于死海的庠姆 兰地区。阿狄布只是个贝都因族小牧童,像大多数贝都因族人一样, 他们家也是牧民之家,养着好多的羊。1947年3月,年仅15岁的阿狄 布为了寻找一只迷失的羊,来到死海西北角一个叫库姆兰的地方。他 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当他抬头看到髙处的悬崖绝壁上有一狹窄 的洞口吋,这个调皮的小牧童就随手捡了几块石子扔了进去。

突然,他听到洞里好像有东西被击碎的声音。于是他把小伙 伴阿美找来,两人一同钻进洞里。进洞之后,他们才发现里面的沙

日本超级美容偶像小岛春菜 8.jpg

土下荷一些高身圆陶罐和一些破陶罐碎片。这两个孩子急忙打开陶 罐,但很快大失所望,因为里面并没有他们所期待的黄金和珠宝, 而是一卷卷用麻布袈揞的黑色发锦味的东西。其中有11幅卷轴用薄 羊皮条编成,外面盖着一层腐朽的牛皮。

这些卷轴长3英尺到24英尺不等。他们把卷轴打开,发现上而密 密麻麻写满了字。两个孩子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于是, 随便傘了儿捆羊皮卷到耶路撒冷去卖,得到了一点钱。

实际上,这两个孩子所发现的就是后来被称之为无价之宝的 “死海古卷”。

死海位于耶路撒冷以东25千米和特拉维夫以东84千米处的约M 河谷南端,是世界上最低的内陆湖。死海的水具有全世界最高的含 盐S和密度,比通常的海水咸10倍。因此,死海一带的空气中含有 世界上含M最高的起镇定作用的溴。这样的空气不仅是治疗呼吸系 统疾病和进行日光浴的绝好场所,也为古代人隐藏物品提供了最好 的地点。死海西岸是典型的沙漠地区,以色列人就是在这里和上帝 签约的。近半个世纪以来,死海之所以一直备受世人关注,并非因 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床”,而是因为在死海的库姆兰发现了“死 海古卷”。

起初,巴勒斯坦文物部的一位官员认为那些东西“不值一 文”。可几经周折,这些东西在第二年辗转到了耶路撒冷古城,落 到了圣马可修道院叙利亚东正教大主教阿塔那修?塞缪尔的手中。 他仔细研究了羊皮卷上的文字后大吃一惊。

原来,这是几篇最古老的希伯来文《圣经》的抄本。于是, 他立即找到那两个贝都因族男孩,让他们把山洞里的羊皮卷都弄 出来,然后全部买走。与此同时,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考古学家 E.苏格尼克教授知道了这一消息后,也设法从一个贝都因人手里购 买到了三卷羊皮古经书。

那么,这些古羊皮经卷是什么时候被藏在这里的?上面到底写 了些什么内容呢?


美国约翰?S普金斯大学考古学家威廉?奥柏莱博士在鉴定古 卷的卷轴之后,认为其年代应在公元前100年左右。而芝加哥核子研 究所的专家们,把第一个洞中包扎稿卷的麻布碎片经用碳-14放射性 同位索测试后,确定这些古经卷产生的时间是在公元前250年到公元 68年间,距现在已2000多年。

冇人认为,库姆兰是犹太教艾恭尼派社团的集中居住地。公元 前丨世纪,艾恭尼派因赞成弥恭亚运动,反对马卡比王朝而受到迫 害,纷纷逃至边远山区。有些信徒来到库姆兰一带,他们过卷一种 公社式的宗教集体生活,并收集和抄写了大M?的宗教文献典籍。罗 马大军进入巴勒斯坦后,为了避免受到迫害和担心《圣经》抄本散 失,就把它们装人陶瓮封藏在周围悬崖的洞穴中。

后来犹太人被罗马人打败后,艾赛尼派也遭到杀戮,库姆兰社 团被彻底毁灭,此地成为一片废墟。岁月流逝,那些存放在洞穴中 的经卷也就湮没于死海的荒漠之中,直到近2000年后才被人发现, 重见天日。

那么,“死海古卷”的发现有什么意义,它的价值又在哪儿呢?

首先,现在世界各国流传的《旧约圣经》最古老的全集抄本, 吋间是在公元1010年。最古老的单卷抄本是在公元9世纪才确定 的“马所拉文本”。作为犹太教和基督教最重要经典的《旧约圣 经》,在长期的口传和传抄中难免会发生一些错漏和谬误,而“死 海古卷”中的《圣经》抄本却从未经后世修改、增删,保留了最古 老的原来样式,因此可以作为更权威、更准确的文本来对现行的 《旧约圣经》进行校订。因为谁都知道,假如没有权威的古文本为 依据,任何人都不敢对《圣经》做任何改动。所以,世界上所冇的 信徒们都企盼着将来能在研究“死海古卷”的基础上出版一种新的 校勘本。

其次,由于“死海古卷”中有很多不同文字的抄本,对历史和 语言学家研究古代语言文字的发展演变是非常有价值的。

还有,自古以来,人们对犹太教艾赛尼派知之甚少,人们仅仅


知道该派是当时犹太人中四大派别之一。然而,这次发现的“死海 古卷”中有大量关于艾赛尼派情况的材料、社团法规、感恩诗篇, 还有他们描写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战争的作品。这对以后了解和研 究艾赛尼派的宗教思想和社团生活是非常珍贵的。

再有,“死海古卷”对研究签督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关系,以及 两者之间在教义、经典、仪式、组织形式等方面的联系也具有特殊 的意义。对研究古代西亚地区的社会生活、政治制度、经济状况、 文化艺术、民族关系等许多方面,也都是极其珍贵的材料。

“死海古卷”里有两卷最为奇特的刻在铜片上的古卷。据传, 这卷铜片上记载的恰恰是耶路撒冷圣殿宝藏的名称、数S和埋藏 的各个地点。如果人们能够准确地解读这两卷铜片,那就能找到人 类历史上最具精神文化价值的那笔瑰宝一圣殿宝藏。但因为这是 2000年前的古铜卷,发现时已严重锈蚀,有关人员不得不将它锯开 成条。万分遗憾的是,铜卷被锯成小条条之后,再也无法完整地拼 凑起来,以致人们至今尚无法识别宝藏的地点。

以色列政府在1969年拨巨资在以色列专门建造了 “死海文卷 馆”,来自世界各地参观的人们可以看到被置于玻璃展柜中的极少 古卷的原件。但经过半个世纪的研究,一方面因古卷浩瀚繁杂,许 多经卷还有待于进一步整理和研究。另一方面,发现古卷时,它们 历经2000多年的风雨,好多已支离破碎,现在学者还在竭尽全力地 拼凑和研究数以万计的残篇断稿。因此,大部分“死海古卷”中的 内容至今尚未公布。

那么“死海古卷”里面到底有多少秘密呢? “死海古卷”的全 部秘密什么时候才能公之于世?目前,这一切都是未知数。